很杂乱的仓库。
近期沉迷少女歌剧,主蕉纯副迷宫叶花。

im@s百合向走子博。(主奈绪加莲)
→雨が降ってきた。

#分类请点归档#

【YOI/維勇】Blue Rose

維勇,維克多 x 勝生勇利。
幫朋友的短漫配點文字。


  不慣於難得的悠閒,維克多從房間晃進廚房再漫步到廳房,他試著找些能讓他瞎忙的事情轉移一靜下來就會開始充斥著奇怪想法的思緒,可是似乎只是徒勞。佇立在客廳正中央的他的視線掃過四周,最終停留在置物櫃上頭某樣深色的物體上頭,腳部的運動神經在大腦運轉過來之前已經將他帶到於米白色壁紙下特別顯眼的深藍色面前。
  他若有所思地捧起那圈花束,原來是數年的比賽時攜帶上場的花圈,大概是在離開俄羅斯前沒有多想就將它丟進了行李箱。於是不禁感慨了自己的糊塗。

  當初是為了什麼選擇藍玫瑰呢?不記得了。
  只記得的是它的花語:珍貴,以及憂鬱。

  然而仔細想想絕對是後者吧。觀眾的歡呼聲、鍍金的獎牌、頒獎台的最高點還有世界第一的名號,他自十六歲以來見過無數次這些場景,當年第一次奪冠他年輕氣盛還能感受到心中的悸動,但第二次、第三次之後他逐漸感到麻木,以及孤身隻影的寂寞空虛日以繼月的沉重。

  代表珍貴的藍色玫瑰花,帶給他的卻是困擾他數年的憂鬱。
  真是諷刺呢。

  「我回來了——啊咧、維克多?」
  熟識之人的聲音阻斷了以相同頻率滴答作響的指針,同時也拉住了陷入自我情緒中的維克多,他看著從門後探出腦袋的勝生勇利,對方也看著他。圓滾滾地、看起來甜得讓人想一口咬下的臉上滿滿都是疑惑,然後在瞄見自己手上的花圈後又變得稚氣,像孩童般三步併作兩步蹦跳來到自己跟前。

  「當時的花圈!沒想到還留著呢,這個維克多戴起來超適合的哦!」
  二十三歲的勝生勇利孩子氣的笑容使維克多愣了神,他記得他們的第一次相遇,同樣傻呼呼的模樣、同樣純真的直球;那些引得周遭親友關懷的憧憬與效仿、那些只有在勝生勇利身上才能找得到的東西、那些讓維克多首次對除了滑冰以外的人事物動了情的東西。

  ……咦、珍貴?

  「勇利,不要動。」
  「欸、是?」
  慶幸對方回來得早,否則這束花圈大概已經在垃圾桶了。維克托將深藍色的花圈小心翼翼地戴在勝生勇利選手的頭上,然後拉開彼此的距離好讓他可以用最好的角度欣賞自己的傑作,在意料內地,非常適合。

  「那個,維克多……?」
  他的小豬還處於狀況外,戰戰業業地扶著頂上花圈,一會兒是害怕弄壞、一會兒是沒有將它摘下的勇氣。見狀維克多笑了,他知道自己的這份笑容除了被對方的反應逗樂之外也是因為發現心上那段結已不復存在而嶄露,然後將這份憂鬱化解的正是自己懷中慌亂喊著「維克多」三個字的人。

  「遇見你真是太好了,勇利。」

  你是我一生中最想珍惜的東西。


2017.05.27
關於那個短漫應該是待補x

评论
热度(17)

© ほの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