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杂乱的仓库。
近期沉迷少女歌剧,主蕉纯副迷宫叶花。

im@s百合向走子博。(主奈绪加莲)
→雨が降ってきた。

#分类请点归档#

【凹凸世界/佩帕】關於嘴破

佩利x帕洛斯,段子。
末段有輕微xing描寫,望lofter過關(。


「……嘶、」
冰涼的液體一下子灌入口中,沖刷過口腔裡某處潰傷,刺痛感讓帕洛斯忍不住倒抽口氣。

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出現的,傷口這種東西早就見怪不怪,不過就是皮肉裂痕而已要忍還是能忍,大不了小心點別碰著就好。但是嘴破這會兒事可比其他部位的傷要來得麻煩,痛楚不遜於有人踩在自己的腳趾頭上又難以避免——畢竟飲食可是生理需求——甚至有時候只稍稍張口便感覺到礙事的那一點存在。

好在這處的傷完全復原僅需兩三天,帕洛斯便沒有多和海盜團裡的其他人提起,但一不注意被東西碰到的話還是頗難受的。他改替水瓶裝上溫水,疼痛感減緩了些,因此安下心繼續補充流失的水分。

但方才那句微乎其微的哀鳴還是給犬科一樣聽力的佩利捕捉到了,他歪頭發現背向他的人動作不如往常俐落,簡單的飲水動作卻像似乎迴避著什麼似地格外謹慎小心。

「帕洛斯,你怎麼啦?」佩利毫無顧忌地大聲尋問。
「哦,嘴破罷了,沒什麼大不了。」帕洛斯也從實招來。

「會不會很疼啊?」邊說著佩利就晃到了他面前,帕洛斯被包裹在他的影子裡,高了他好多顆腦袋的身子遮掉了大半的光線。
「當然疼。」他搖搖手,帶著與話語相當不符、一派輕鬆的調調,又碰上的兩粒斗大珠子像是等待主人下令的狗兒,腦袋一轉起了念頭。

「我聽說——嘴破的時候給人舔一下傷口隔天就會好了。」騙徒燦爛一笑,話裡摻進比例不明的玩笑意味,其實連他自己也不知道這句話的真實性,不過他一向不為自己的言行負責的。
「欸、真的?」
信了。從佩利不帶一絲懷疑的語氣上揚,帕洛斯得到了這樣的結論。蠢狗就是蠢狗。他暗自得意,然後心不在焉地回句:真的。

結果隔秒就被攬住了腰一把抱起,雙腳離地的不安害他忘記躲避靠近自己的那張嘴而令其逮到機會翹開齒關探進口腔裡四處肆|虐,帕洛斯瞪大雙眼看著倍率放大的佩利的臉,伸手扶著他的肩想推開可是被對方按緊了腦袋。

大概持續了十秒,帕洛斯幾乎快搞不清楚這到底算不算是個吻,只覺得呼吸跟不上節奏、氧氣漸漸不足,他用力扯上佩利一邊的鬢髮,努力從縫隙裡擠出幾個字眼。

「放、開……笨狗……!」抗議也許還是有效的,說著佩利就鬆開了他的唇,可是沒有鬆開他整個人,大口汲取空氣,帕洛斯死瞪著他,「放我下來……」

大狗無辜地眨了兩下眼睛,添了一隻手臂在他的腰上,同時收得更緊,「可是帕洛斯……」

鼻尖隔著布料抵上他雙腿間不知何時起了反應的物體。
「你勃|起了欸。」

评论
热度(24)

© ほの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