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デレマス/なおかれ】Memories

なおかれ,神谷奈緒 x 北条加蓮。
假的結婚梗,季節是冬天(。
她們是彼此的,OOC都是我的。


  在漫天星斗之下、在由皚皚白雪營造出的氣氛之中、在回到兩人共同的小屋前的街道上。
  她們交換彼此的誓言。

  拖著腳步走在後頭的人憋了好久才喊住對方,頭頂上淺色的、搖曳著的路燈彷彿在給予她勇氣,北条加蓮應聲回頭,她看著那人欲言又止的好笑模樣,想起了當年櫻花樹下青澀無比的表白——她們同樣紅著耳框,話語因害躁而混在一團模糊不清。明明有著給予他人凶惡印象的瞳色,在這個人的身上卻完全感受不到所謂的兇悍。
  北条加蓮永遠只會在那雙深紅裡看見僅屬於自己的溫柔與過了頭的關心。
  她還在猜想對方這一開口究竟是醞釀了多久,才發現此刻的神谷奈緒眼神似乎有些不太一樣,不曉得是燈光或者天氣的影響,那雙眼裡有什麼一閃一閃地,並且直盯著自己的目光格外堅毅。她忍不住期待起接下來的對話。

  手,稍微借一下。

  左手被輕輕握住才察覺彼此的體溫簡直天差地別,她也明白自己的體質,尤其在冬季更為明顯;因為如此奈緒總會主動湊過來暖和自己,雖然本人除了擔心她著涼別無他意,可加蓮倒是挺享受這個過程,她在那份溫度中找到了丟失已久的安全感,就像是尚未斷奶的小貓矇著眼落入母親懷中,如此地令人安心。
  加蓮眼尖地看見奈緒掌心藏著什麼,貌似是金屬,反光一閃即逝。奈緒清了清喉嚨繼續說:

  「我神谷奈緒——」

  她先提起自己的名字,然後再度停頓,努力在大腦中回想漫畫裡人人憧憬、羅曼蒂克的結婚場面,同時努力抑制住雙手的顫抖。神谷奈緒低頭看著被自己捧在手心上的、她想一輩子緊緊握著的面前這人的手,她知道這些話這時候不說,以後可能再也找不到機會啟齒;如同加蓮曾經告訴她時間是單向箭頭,而且帶著大量的變化因子,她不敢設想下一秒或者未來會發生什麼,與其徒增傷悲,不如此分此秒就提起勇氣,哪怕事後總會被狠狠地調侃。

  至少,能夠好好地將自己的心意傳達出去。
  ——她幾年前也是這麼想的吧。

  將戒指緩緩推入那人形狀姣好的左手無名指,因為意外合尺寸而鬆了口氣。
  「——從今天開始直到永遠,無論順境與逆境,都會用生命守護著北条加蓮。」

  「……噗,那算什麼。」
  加蓮果不其然地笑出聲,一方面是訝異,另一方面是真的覺得有些逗趣。過了多少年,奈緒還是她的奈緒,加蓮或許就是喜歡她這一點吧。
  話說回來,到底誰會在大街上(雖說這裡除了她倆沒有別人)喊著故事書裡的結婚誓詞啊?

  「不、不要笑啦!我也是很……不如說,我好不容易才說出口的!」
  「是、是,知道了——」

  她抬起手臂,蜻蜓點水般的親吻落在戒指上頭。
  「不過這個,我很開心哦。」
  而且,稍微有點害羞呢。奈緒總是這樣,被捉弄、有意識的時候心裡的話寧可憋到滿臉通紅也不願開口,無意識的時候卻能面不改色地向自己左胸的脆弱擲出毫不偏差的直球。
  婚戒什麼的,還真是想都沒想過呢。她確實像普通的女孩子一樣,也曾歆羨過成為美麗的新娘子,在人生條條道路中找到一個真正珍惜自己的伴侶,然後結為連理;但她可無法預想到會與她度過餘生的人是自己工作的夥伴、感情方面遲鈍得令人心急、甚至是她看不上的類型。

  所謂命運,就是這種類似奇蹟的東西吧?

  「那——加蓮。」
  奈緒伸出手,在她的掌心放上與她同款、鉑金製的戒指,然後慣用手就這麼在空中維持著角度,至於眼神最終還是屈服於羞恥而選擇不與她四目相交。

  她又忍不住掩嘴笑了,不清楚是發自內心的喜悅還是對方的反應或者以上皆是,但這次加蓮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好好替對面那僵著手腕的人戴上戒指,然後告訴奈緒可以不用這麼僵硬也沒關係。

  等一下。加蓮立刻拉住那個打算下一秒就往家的方向跑的笨蛋,習慣性地扯住那人的領帶以便將彼此的距離拉得更近,她望入那雙飽含驚訝餘韻的瞳,好奇奈緒此刻在自己的眼裡看見了什麼。
  還真的有些難以啟齒,看來她似乎小看了對方。加蓮壓低音量,在她的耳邊像是孩童時期談論只有你我兩人知道的祕密似地,恰好當作是方才那句童言般承諾的返還:

  「……我北条加蓮,從今天開始直到永遠,無論順境與逆境,願意一生伴在神谷奈緒身邊。」

2017.08.03

標題隨便起的,只想讚嘆福岡公演哇啊啊啊(痛哭失聲)
不是現地組,只是看著Repo感到了5000兆的尊い和無法飛的空虛……
感覺自己寫不出她們十萬分之一的好,而且台詞羞恥到笑cry了(。
但她們真的超好啊,容我大喊一聲なおかれ尊い!!!

※喜歡的話歡迎評論以及紅心藍手作為我繼續下去的動力!

评论
热度(15)
  1. 命を燃やして命を燃やして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雨が降ってきた。
    2017.0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