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之人/晌萌】二十字微小说

もえぴな左右无差,半句话てるあや和まほあい
警告:ナマモノ/RPFS/真人同人,慎入
没有每一篇都二十字以内



1、Afterwards(之後)
三十分钟的路程,有人偶尔会故意忘记带伞。
於是便落成了一起淋雨回家的下场。

2、Spiritual(心灵)
她喜欢给那些夸自己可爱的推文按心,也喜欢到那些好看的照片下刷存在。
但这些喜欢都比不过彼此说不出口但心知肚明的喜欢。

3、Episode Related(剧情相关)
「没有我就不行吗?」「想要妳陪我!」
果然纯那ちゃん太宠ななちゃん了吧。

4、Unanticipated(意料之外)
小泉下载了一款叫做旅行青蛙的手游,并忍不住替青蛙取了搭挡的名字。
结果就是隔日...

【少女歌剧/迷宫组】天堂真矢捡到了クロちゃん

天堂真矢 x 西条クロディーヌ。
含有少量蕉纯和更少量的叶花成分。
OOC注意。クロ全程苦劳役。
KURO在日文里有黑色的意思。


说来话长,天堂真矢捡到了一只猫。

黑色的,被装在相当崭新的箱子里,看来在还没经过风吹雨淋前就幸运地被人连著纸箱一起搬走,而且这个人还像是刻意般挑在西条クロディーヌ起床的时间站在她的房门前,害她一打开门就想再次关上。西条见来者肩上披着毛巾大概是刚刚晨跑回来,天堂真矢会主动出现在她面前绝对不是好事,她伸长脖子望进比俩人身形都还宽的箱子,有双不属于人类的褐色眼珠冲自己眨了两下——果真不是好事。

「星光馆不能养宠物。」总之先搬出规则。
「所以我事先知会了老师,在下礼拜有人认...

【少女歌剧/蕉純】You're the star shine on me

大场なな x 星见纯那
#RPGパロ……之类的。
#浪人蕉和吟游诗人纯。


将沾血的太刀浸入水中,大场なな看着深色颜料顺着水流远去、淡化,刀子离开河面时有几滴水珠沿着刀缘滚动,在抵达尖端即将落下之际被人以布拭去,她蹲坐在石头上仔细清理爱刀,翻面检查刮痕,直到上头一点水渍都没有。大场なな将它置于阳光所及之处,保养良好的日本刀明镜般的刀面上出现自己的脸,不过很快便挪开了角度。

武器被收回刀鞘,但没有被系回腰上,沁凉的冰水打在脸上,顺便给思绪洗了遍澡,大场なな这次却任水珠从她的颊边及发尾自由落体。那个歌声果然还在。她看着什么都没有的某处呆呆地想。本以为是自己太久没有回城导致的幻听,可自她解决完...

【凹凸世界/佩帕】關於嘴破

佩利x帕洛斯,段子。
末段有輕微xing描寫,望lofter過關(。


「……嘶、」
冰涼的液體一下子灌入口中,沖刷過口腔裡某處潰傷,刺痛感讓帕洛斯忍不住倒抽口氣。

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出現的,傷口這種東西早就見怪不怪,不過就是皮肉裂痕而已要忍還是能忍,大不了小心點別碰著就好。但是嘴破這會兒事可比其他部位的傷要來得麻煩,痛楚不遜於有人踩在自己的腳趾頭上又難以避免——畢竟飲食可是生理需求——甚至有時候只稍稍張口便感覺到礙事的那一點存在。

好在這處的傷完全復原僅需兩三天,帕洛斯便沒有多和海盜團裡的其他人提起,但一不注意被東西碰到的話還是頗難受的。他改替水瓶裝上溫水,疼痛感減緩了些,因此安下心繼續補...

【海囚/眼罩組】關係

眼罩組,Wodahs x Grora。
現pa,段子。

雙人桌對面的人左手撐著腦袋,同樣帶著手套的右手操作著智慧型手機,他面前的盤子已經空了一陣子,玻璃杯裡的檸檬水也已見底。Grora盯著他的臉心情複雜地嚥下最後一口飯的時候,達成了某種默契般Wodahs也恰好抬起頭撞上她的視線,隨後揚手呼喊服務人員。

「喂、說好了今天我來付錢。」
Grora喝止那隻正想摸進皮夾的手,但Wodahs只給了她一眼,無視掉那耳邊抗議聲憑藉身高手長的優勢將幾張鈔票塞入收銀人員的懷裡。

前來結帳的服務人員穿著店內標準制服,即使一場全武功在自己面前上演,依舊面不改色地數著鈔。

「兩位感情很好呢,是兄妹嗎?」
那位女性店員...

【寶石之國/帕露】請不要離開我

パパルチ(帕露/醫患),帕德瑪剛玉 x 金紅石。
含有原作成分的現pa。
輕微捏造成分,OOC注意。
名稱對照:パパラチア=帕德瑪剛玉;ルチル=金紅石。


彷彿電影劇情急轉直下,面前的藍天白雲紅花綠地本該如此宜人,直到ルチル親眼看見那個強大的、他所憧憬的背影再也支撐不住而倒下的模樣,就好像世界上最烈的火在一瞬間灰飛煙滅。

他甚至來不及接住他的搭檔,パパラチア便跌進柔軟的草地裡,ルチル焦急地撥開擋在他眼前礙事的植物,與那雙快要闔上的紅瞳對上了眼。

パパラチア是個無論情況有多危險都能以笑容面對的人,因此也不顧他的搭檔慌得快裂了,依舊努力扯出嘴角幅度,抬手隔著一層布料拍了拍ルチル的腦袋,就像他總對他...

【APH/帝國朝菊】告白

帝國朝菊,很短。
依舊是之前寫給人的段子, @奶茶叮叮噹 。
同時私設也是那人的。(裝作一副無辜的模樣.jpg)
哦不過梗倒是自己的夢←瑪莉蘇到淺意識去了

風在喧囂,蟋蟀噪鳴,但他們默不作聲。
本田菊看著前頭男人的背影,五分鐘前他向自己提出了邀約,他沒有拒絕的理由便隨對方一同離開宴會場所,來到距離幾十公尺外的山坡上。
也許是冷風在作祟,也許是兩人之間微妙的氣氛,又或許是無法猜測這男人的想法,不安和焦慮使他下意識握緊佩劍,每一絲神經都保持緊繃狀態。

突然,亞瑟柯克蘭停下步伐,本田菊還來不及發愣,艷紅色的披風就像戰場上的鮮血劃破空氣;他甚至還無法定神下來,英國男子便單手攬過...

【凹凸世界/乙女】5、2、0

安迷修x你
前陣子給 @过勞死流星P 的段子(。

襯衫配領帶是最適合他的打扮,妳看著他拍拍身上的塵灰朝著妳的方向走來,伸向妳的手掌與妳的相比大一些,妳抬頭看著他的眼睛讓妳聯想到妳記憶中曾見過的一片湖,而那片湖水就如他的為人般透明清澈。

「能讓我問問您幾個問題嗎?」成熟的、穩重的聲音在妳的耳邊忽悠。

被騙慣了的妳拒絕了,他於是有些失望了起來,那張好看的臉皺起了眉,明明是無意識的苦笑卻令妳感到揪心,不忍見到此畫面的妳只好改口答應對方。

他眨眨眼,似乎對妳的轉變感到驚訝,不過還是悶咳了兩聲故作鎮定,然後拿出最自豪的處事態度再度開口:

「請問人有多少根手指頭呢?」...

【デレマス/なおかれ】Memories

なおかれ,神谷奈緒 x 北条加蓮。
假的結婚梗,季節是冬天(。
她們是彼此的,OOC都是我的。


  在漫天星斗之下、在由皚皚白雪營造出的氣氛之中、在回到兩人共同的小屋前的街道上。
  她們交換彼此的誓言。

  拖著腳步走在後頭的人憋了好久才喊住對方,頭頂上淺色的、搖曳著的路燈彷彿在給予她勇氣,北条加蓮應聲回頭,她看著那人欲言又止的好笑模樣,想起了當年櫻花樹下青澀無比的表白——她們同樣紅著耳框,話語因害躁而混在一團模糊不清。明明有著給予他人凶惡印象的瞳色,在這個人的身上卻完全感受不到所謂的兇悍。
  北条加蓮永遠只會在那雙深紅裡看見僅屬於自己的溫柔與過了頭的關心。
  她還在猜想對方這一開口究竟...

【デレマス/なおかれ】暑

なおかれ,神谷奈緒 x 北条加蓮。
同居/已交往設定。
她們屬於彼此,OOC屬於我!


  夏日炎炎,沒有什麼比待在空調故障的空間更讓人難受的。
  任由汗水滑過額間,緊閉著的窗與簾子即使確實將外頭的刺眼隔開,但依然阻止不了狡黠的暑氣溜進僅由一台電扇維持低溫的室內,張牙舞爪地朝她撲去。
  避暑都來不及了,哪來的閒情逸致做其他事。加蓮抬眼瞄向沙發另一頭的人兒,留著動物般蓬鬆毛髮的奈緒肯定比任何人都能夠體會夏天帶來的不便。然而此時她的同居人兼戀人嘴裡咬著吃了一半的冰棒,雖然同樣呈現半躺的模樣,慣用手倒是一刻不得閒地戳著手機螢幕。

  「奈緒——我也想吃——」刻意拉長了語調。
  「冰箱裡還有自己去...

【デレマス/なおかれ】在都是你的城市迷了路

なおかれ(奈緒←加蓮的感覺)
復健中,很短,是真的很短。
文手五題練筆。

  北条加蓮在常去的速食店前停下腳步,看著牆上引人矚目的特價文宣以及店內成桌嘻笑打鬧的陌生人,不經意地吐出了嘆息,隨著玻璃窗面白色霧氣的消散,寂寞感卻絲毫沒有減少。 
  口袋裡的電話突然響起,由於來者並非自己所期望之人而垂下了眉,指頭滑過手機聯絡人列表,停在「神谷奈緒」四個字上頭但遲遲沒有按下距離指尖不到一公分的那顆通話鍵。
  腳下走過的每條街道也好、這座早該習以為常的城市也好,在與這個人相遇之後變得特別了起來,北条加蓮甚至有時候會在巷弄間迷失方向,只因在耳機裡循環撥放的歌曲裡頭發現了她的身影。
 ...

【YOI/維勇】Blue Rose

維勇,維克多 x 勝生勇利。
幫朋友的短漫配點文字。


  不慣於難得的悠閒,維克多從房間晃進廚房再漫步到廳房,他試著找些能讓他瞎忙的事情轉移一靜下來就會開始充斥著奇怪想法的思緒,可是似乎只是徒勞。佇立在客廳正中央的他的視線掃過四周,最終停留在置物櫃上頭某樣深色的物體上頭,腳部的運動神經在大腦運轉過來之前已經將他帶到於米白色壁紙下特別顯眼的深藍色面前。
  他若有所思地捧起那圈花束,原來是數年的比賽時攜帶上場的花圈,大概是在離開俄羅斯前沒有多想就將它丟進了行李箱。於是不禁感慨了自己的糊塗。

  當初是為了什麼選擇藍玫瑰呢?不記得了。
  只記得的是它的花語:珍貴,以及憂鬱。

  然而仔細想想絕...

【デレマス/なおかれ】一個輪流說愛笑了就輸了的遊戲

なおかれ,神谷奈緒 x 北条加蓮。
段子,如題:輪流向對方說我愛你笑了的人就輸了。


  於是乎突然開始了這樣沒有目標的遊戲。
  「奈緒先!」
  「咦、咦?!我先攻嗎?!」
  殷切期待的目光直直盯著神谷奈緒瞧,那抹閃閃發光的鳶色彷彿隨時能將她看穿一個洞,於是她刻意不與加蓮對上眼神,遲了好久終於吐出一個音亂飄的眼珠子卻又不小心瞄到眼,剛到口邊的話語立刻咽了回去。
  「奈緒——」
  「拜託了給我點時間,突然要說這種話很難為情啊……」
  再說了她也不是會隨便說這種肉麻情話的人,簡直難上加難。奈緒索性扭過腦袋,深深吸了一口氣以壯起膽子,決定一氣呵成。
  「あ、愛してるだ!」

  然後約莫過了三秒...

【デレマス/なおかれ】身高差

なおかれ,神谷奈緒 x 北条加蓮。 
段子,沒有身高差就自己搞個身高差x


  並肩行走的時候,一公分的身高差幾乎不能被稱作距離。
  即便這樣微小的差距對於身為戀人的他們來說還算方便;比如只要抬臉便能接吻、只要向前一步就能將腦袋埋進對方的肩窩,再比如雨天的時候沒有爭奪傘的控制權的必要——雖然這永遠是神谷奈緒的自願役——但北条加蓮偶爾還是會想嘗試那些刊載在時尚雜誌上頭、只有身高差情侶才做得到的事情。
  然後這個想法在某天她仰頭看見走在前頭那人的背影時萌生了。
  她在對方踏往下一層階梯之前伸手扯住灰色外套的衣角,進而讓外套主人轉身回應自己的叫喚。
  「加蓮?」
  總是矮她一截的奈...

【デレマス/なおかれ】花嫁

なおかれ,神谷奈緒 x 北条加蓮。
段子,#不要玩什麼結婚遊戲了趕緊去簽證系列


  當奈緒看見自家戀人頂著濕漉漉的頭髮從浴室走出來後便往沙發一屁股坐下,叉起桌上呈塊狀切好的蘋果放入嘴中開始吃了起來,她又忍不住犯起了愛操心的毛病。
  「加蓮——!頭髮不趕快擦乾的話會感冒的哦。」
  「知道啦知道啦。」
  哪裡像是知道的樣子啊。奈緒也只能無奈地抓起手邊的毛巾替對方擦去髮尾即將落下的水珠。而大口大口品嚐嘴中甘甜的人則是在途中扭過頭,伸手朝她遞來咬了一半的蘋果。
  「味道如何?」
  她別無選擇的張嘴接下剩餘的那口,為了回應加蓮的問題而與她正面對上眼的時候,眼前的畫面使奈緒愣了,她聽見左胸...

【孤島/りーくる】22kisses 01-06

りーくる,惠飛須澤胡桃 x 若挾悠里
22kisses的前6題,圈淡了大概也不會填了。


|髮(思慕)
  悄悄坐在她的身邊,無聲也無息,連空氣的流動都細微到悠里沒有察覺。
  紫紅色側了側頭望向對方一如既往的和由紀帶來的熊型玩偶——或者應該說是るーちゃん——以敘述床邊故事般溫柔的語氣說話,彷彿它的確活生生存在自己面前。
  在胡桃眼中的她如活在了自己的世界。活在那個明明不存在、由身為部長的懦弱為了逃避現實創造出來、誰都無法侵入的美好,像曾經的由記一樣,虛幻得令人心疼,卻也不忍去擊破。想到這裡感到心臟也跟著絞痛起來,胡桃皺眉、搖頭甩掉腦裡的壞想法。
  她無意識嚥一口唾液,伸出手...

【デレマス/なおかれ】名字十題

なおかれ,神谷奈緒 x 北条加蓮。
出處:名字十題
少了四題所以其實只有六題x


|你在夢裡喊的是誰的名字?
  渋谷凛已經不只一次聽見奈緒打著盹時嘴裡喃喃他倆共同熟識的友人的名字,她因此打量起那人粗眉深鎖、與清醒時無異的表情,然後沒忍住笑意與腦袋裡失禮的想法——這人連在夢中也擔任苦勞役嗎?
  拍張照片傳給加蓮吧。
  某位樂於賣隊友的渋谷氏如是說。

|你在作業本上寫的是誰的名字?
  神谷奈緒不是故意的。
  她絕對不是故意趁那位年輕自己一歲的戀人離開位子的時候偷翻她桌上的作業本,結果看見那上頭除了零零散散的筆記以外,有一整頁寫的滿滿都是「なお」二字。

|你在最害怕的時候默念的是誰的名字?
  自哪...

【デレマス/なおかれ】幸福的溫度

なおかれ,神谷奈緒 x 北条加蓮。
事後描寫注意。


  撐著手臂緩緩自凌亂的床鋪坐起,由於氣力用盡的關係顯得有些吃力,身上這件尚留有餘溫的灰色外套的主人才離開不到一分鐘加蓮就已經感到心底小小的寂寞。
  盼著房門口總算是等到對方歸來,手裡捧著她方才要求的熱牛奶小心翼翼的遞往自己手上,冒著白煙、馬克杯裡頭的液體因為加熱浮著細白的泡沫,溫度透過杯壁傳入手心。
  坐回加蓮身旁的固定席,奈緒伸手從後方輕輕摟住她的腰際,尚未冷靜下來的身體因為突如其來的肌膚觸碰下意識顫抖,她尷尬的稍微收了收手猶豫了一下才又抱得更緊。
  側過臉來吻在濕漉漉的眼角上,像羽毛拂過自己臉邊那樣輕柔、安撫性的吻;然後又像在...

【デレマス/なおかれ】And I call your name

なおかれ,神谷奈緒 x 北条加蓮。
沒頭沒尾又沒意義的小段子。
最後那幾句話算是這整篇想表達的意思吧(?

  擅自闖入鼻腔的薄荷香就算不特別集中精神也知道那份突然湊近自己的溫度是來自何人,格外清新的氣味同時將盯著某處發呆的奈緒空蕩蕩的思緒給帶了回來。因為身高相近而相並的肩膀遞來那人心跳與吐息的節奏是如此平穩而令人安心,就像從最初開始的舞台之前,肩並肩感受到彼此就在身邊時,左胸處那顆因緊張而躁動、因畏懼而亂了頻率的心彷彿起了共鳴似地莫名安靜。
  加蓮與自己相比稍顯冰冷的手背輕輕碰上了自己的,注意到這蜻蜓點水般似有若無的小動作,奈緒主動張開原本呈現自然微握的手掌,細緻柔軟的觸感立刻貼了上來...

【デレマス/なおかれ】回聲花

なおかれ,神谷奈緒 x 北条加蓮
架空魔法世界觀,有前提但我坑了(←
舊文,改了一點東西丟主博而已。

  回聲花,那是一種稀有的、幾乎要花上整整一次春夏秋冬的輪替才綻放的花。它只能聽見一個聲音,只能記下第一個對著它說話的聲音,它就像個一次性的錄音機,並且有顆忠貞不二的心。

  然而凛不知道從哪弄來了大約十盆的這種花。
  說意外大概也不是,畢竟渋谷家是以花花草草為名的,連著名的346組織御用藥劑師一ノ瀬志希也常與渋谷家添購採賣製造藥水所需的材料,那大部分是一些平常人不可能隨便在路邊見到的藥草。

  「呃、我說凛……這些花?」
  神谷奈緒有些難以啟齒,眼前擺放的一盆盆高價值的花佔據了...

【デレマス/なおかれ】限界まで

なおかれ,神谷奈緒 x 北条加蓮。
高糖分注意,差點發動了的一篇。
復健中順便填舊坑,文筆前後不一,OOCmaybe。


  首先是從額頭開始。
  身上人撥開自己額前的瀏海,低下頭柔軟的唇蜻蜓點水般落在上頭,加蓮想起每晚奈緒也會這麼祝福著自己的好夢,然後擁著她入睡,隔天早上再由自己用同樣的方式喚醒總愛賴床的棕色毛團——因此她清楚知道在此處落下的吻裡頭溢滿多少寵溺與疼愛。

  接著向下移到了頰邊。一邊細吻著鼻樑,吐息打在加蓮的臉上,奈緒耳邊的鬢髮騷弄著她的臉龐,忍不住癢得呵呵發笑。伸長了手肆意揉亂對方那頭毛茸茸的捲髮。
  「奈緒、像愛撒嬌的犬科動物一樣呢。」戲弄起自家反應特別大的戀人...

【御題】人外十題

1、狼人與吸血鬼那點恩怨
2、天使般的笑容惡魔般的本性
3、魔王的勇者大人
4、龍兒有顆善良的心
5、失去歌聲的美人魚
6、長著獸耳的野孩子
7、獨角獸的角能實現願望
8、村裡流傳著妖怪的傳說
9、我是你看不見的守護靈
10、無法戀愛的機器人

【御題】相愛相殺10題

可以不偏離題目本意為前提進行修改。
以文手方面思考,但歡迎畫手拿去使用。
無須經過同意自由使用,轉載請附上出處。

1、朝著你的心扣下板機
2、從你那奪來的東西特別值錢
3、喜歡他所賜予活著的感覺
4、在被我殺掉前哪都別去
5、刻下屬於自己的刀痕
6、相對應的傷口/刺青
7、沒有你的世界毫無樂趣可言
8、血液四濺的瞬間萌生愛意
9、生前最後一句話是我愛你
10、倘若能選擇來世

【御題】知覺障礙10題

可以不偏離題目本意為前提進行修改。
以文手方面思考,但歡迎畫手拿去使用。
無須經過同意自由使用,轉載請附上出處。

1、黑暗中伸向自己的手
2、他人的綠地我的血海
3、嘶啞直至無聲
4、你的四肢依舊冰冷
5、當世界一片寧靜
6、甜食味同嚼蠟
7、從未品嘗疼的滋味
8、你的表情永恆不變
9、隨著感官失去的安全感
10、無法愛上他人

【御題】話語10題

可以不偏離題目本意為前提進行修改。
以文手方面思考,但歡迎畫手拿去使用。
無須經過同意自由使用,轉載請附上出處。

1、稍嫌刺眼的陽光中那聲早安
2、在聽見晚安後才甘願入睡
3、每日不厭其煩的路上小心
4、因為一聲歡迎回來而放下重擔
5、最初自齒縫間溜出的初次見面
6、哪怕一聲招呼也令人臉紅心跳
7、難以抗拒惹人憐愛的賠不是
8、怎麼也改不掉那聲聲語癖
9、息與喘之間夾雜呼喚自己名字的聲音
10、道不盡千言萬語我愛著你

【デレマス/なおかれ】關於與那隻貓相遇的事

なおかれ(奈緒加蓮),神谷奈緒 x 北条加蓮。
不是偶像的架空世界觀,私設如山年操注意。
有參考左京亞也老師的貓科人類設定(微重口BL所以不太能接受的建議別查:P)

  大清早叫醒神谷奈緒的既不是離設定時間還有大約一個小時那麼長的鬧鐘、也不是窗外剛升起尚未暖起來的日頭、更不可能是鳥類凌亂不齊的協奏曲,而是壓在她身上不知名的重量。
  「好重……」睡意中迷迷糊糊的她邊呢喃本想翻個身,可是發現自己掙脫不開那個負擔,它就像隻無尾熊似地緊緊黏在她身上,奈緒不放棄又掙扎了一會還是宣告無效原本是打算繼續睡下去索性不管它了,但仔細用那昏沉沉的腦袋想想——

  神谷奈緒,二十歲,大學生,一個人租屋中。
  對,一個人。
 ...

【UT/ErrorInk】The DESTROYER & The CREATOR

ErrorInk,Error!Sans x Ink!Sans;跨AU注意。
AU:Error!Sans & Ink!Sans


  我們很相似,但我們恨著彼此。
  ——恨之入骨。



  Error!Sans自始自終無法理解Ink!Sans的一切,明明他們兩人在實質上是相同的存在,更同樣都誕生在什麼都沒有的空白世界,沒有記憶、曾經徬徨、從失去希望一直到找到生存意義。兩個人雖然相似,可是在更多方面上——比方說思想、能力和使命——他們更像是同極磁鐵一般,總是互斥,沒有互相吸引的一天。


  Error!Sans是破壞者,他並不否認這一點,甚至以這點為傲到處說嘴,因為那是他作為「Error」的...

【孤島/りーくる】嗚呼、素晴らしきニャン生

りーくる,惠飛須澤胡桃 x 若挾悠里。
※衍伸歌曲:
嗚呼、素晴らしきニャン生

 01
  惠飛須澤胡桃是一隻到處流浪的野貓。
  她喜歡穿梭於街道間、踏著踩起來粗糙的柏油路與四輪的怪物來場勝券在握的你追我跑;也時常溜進人類家中俐落地偷出今天的午餐後甩甩尾巴逃走,並樂此不疲於屋主怒髮衝冠、氣得整張臉紅透的逗趣樣貌。
  午後時分俯臥於屋頂,呼嚕自喉間發出,她任由陽光親吻自己的每一塊肌膚、微風撫過自己的毛髮。
  雖然作為貓兒成天無所事事,至少比起底下人們的腳步匆匆要來得愉快許多。胡桃半瞇著眼邊這麼想著邊打了個大大的哈欠。
  ——喵生只有一次,所以自由是一生中最快樂的事!

 02
  白貓若狹悠里住在大城市...

【刀亂/清切清】「愛」的意味。

是的你沒看錯這是一篇清光和山姥切_(:3
攻受不太明白,看讀者個人認知吧(。


 1
  人的心只有一顆。
  如同刀的一生即便經過多人之手,也只最忠誠於一位主。

 2
  加州清光比他來到本丸的時間要早一些,聽其他刀說起他也是待在主上身邊最久的。
  山姥切還依稀記得領著部隊的他興奮得莽莽撞撞的、第一次在鳥羽與自己相見的時候。
  那日,天氣不算差,太陽似乎亮得疲憊而偷懶,飄落在他頭頂上的紅楓好像他艷紅的指尖。

 3
  「山姥切国広だ。……何だその目は。写しだというのが気になると?」
  他稍稍下拉白布帽緣,刻意將自己的面容隱藏在陰影下。反正,也沒什麼好看的。
  山姥切因此看不見他的表情,他嘗試去猜測對方...

【松/おそチョロ】只有你治得了的病

朋友的大正パロ設定,警察 x 密醫。

  チョロ松唰啦唰啦地快速翻閱方才助手送來的委託文件,不多,沒意外是半天內能解決完的數量。他提起鉛筆在白紙上畫下幾個自己能看懂的符號標記。

  開始工作之前點根菸,放鬆的向後靠去。

  總算能在忙裡找到一點休閒的縫隙了嗎。正這麼安樂的想著邊呼出白煙,連敲門都不會的一個他現在最不想見到的人就這樣不曉得是預測或者讀透他心思,大搖大擺晃進來。

  「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不要亂進我的工作室。」
  無視那人讓人想一拳揮在他臉上的燦爛笑容和無憂慮的早安問候,劈頭就是這麼一句。

  「欸——有什麼關係嘛——你的工作室,就是我的工作室喔!」おそ松閃亮的露出一口白齒,簡...